马来西亚佛教资讯网   打印

我可以称台湾中国人

星云大师  2015-10-07 22:08:11  中国报

我可以称台湾中国人
──赵无任《慈悲思路·两岸出路──台湾选举系列评论》代序

  2016年总统大选在即,从今年(2015)6月底起,《人间福报》每天刊登赵无任针对台湾选举评论的系列文章,希望为选风增添一些和平丶善美的理性思考。如今,这七十篇文章已经刊登完毕,将由高希均教授领导的天下文化公司出版,订名为《慈悲思路·两岸出路──台湾选举系列评论》。
  尽管大家对选举的看法各有不同,我也经常被问及。当然我也会有一些想法,但我们在佛教里,对社会不是很了解;因为从古代历史以来,在政治上的每个朝代,谁当家做主,佛教就拥护那个朝代。因此在我们的心里,没有谁好谁坏的党派分别,也没有谁胜谁负的政权主观。社会的和谐丶人民的安乐,就是我们佛教最大的心愿。
  过去,我也经常自许,要以公平正义丶不做偏颇的态度,本着做人良知,以平等丶和平的心情来对国家丶社会,甚至两岸与选举的关连,做一些意见的叙述,希望对大陆丶台湾两岸同胞的往来,表达个人诚心诚意的祝福。

述说辛酸盼改进

  然而,我在台湾居住60多年,还是被认为是外省人。外省人也好,总之也是中国人,但是我也因此不被承认是台湾人,不禁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是非善恶丶社会公理的标准究竟是什麽而感到遗憾。因此,藉由这篇序文,我也述说自己在台湾一甲子以上的过往辛酸,希望为选风的改善寄予一些期许,也期盼社会有所改进,也给赵无任这系列作品一些助缘。
  我星云,民国16年出生於中国江苏江都县,12岁,因为父亲在日本发动的南京大屠杀中失踪,寻父不着,就在南京栖霞山出家。我在出生地扬州住了12年,在南京和镇江住了12年,在台湾住了66年,我即将90岁。
  回想民国38年春天,我率领僧侣救护队,在太平轮沉船失事後几天,飘洋过海抵达台湾基隆港。60多年来,我在台湾,承受台湾同胞的照顾,台湾米水的滋养,让我能够弘扬佛法,完成我发展佛教的愿望。对於可爱的宝岛台湾,我的感恩是无穷无尽的。
  尽管如此,我在台湾住了60多年,台湾并未承认我是台湾人,反而我周游世界弘法,如美国丶澳洲,短暂居住过的城市给了我十多个“荣誉公民”。一直到这几年,我住过数十年的宜兰市公所才赏给我“荣誉市民”的认可。於此,我也非常感谢了。
  时至今日,我仍不禁遗憾,在台湾超过一甲子,甚至马英九丶陈水扁,他们都比我迟到台湾,但他们能做总统,我却连做个台湾人都不能,所以只有自称“台湾中国人”。
  记得1989年,我回到阔别40年的故乡探亲,家乡的父老也不认识我了,都说:“这是台湾来的和尚。”我不免慨想我究竟是哪里人呢?後来我只好说,只要地球不舍弃我,那我就做个“地球人”吧!
  当我跟移居世界各地的华人说“我是地球人”时,马上得到热烈的共鸣。或许大家同样远离家乡,客居异域,都有一段颠沛流离的悲情故事,既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但和中国又距离那麽遥远,在血源丶种族上,大家是改不了的中华民族,於是就一致认同我,跟随我做个中华地球人了。
  正如我的先贤唐朝扬州鉴真大师,在旅居日本十馀年後,自知老迈无法还乡而说的遗偈:山川异域,日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我对我们的手足同胞也是一样,大家今生有这样的因缘,希望来生再结中华文化炎黄子孙的缘分。
  66年漫长岁月,我随着台湾经历了战後初期百废待兴的刻苦艰辛;从戒严时期,白色恐怖的时代,当然也遇见了筚路蓝缕的十大建设时期,我为台湾的百花齐放,创造经济奇迹,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而感到与有荣焉。乃至第一次政党轮替後,见证了自由民主带给台湾的美丽与哀愁。你们66岁以下的人,能了解我一同跟台湾成长的心情吗?

处处无家处处家

  我尝过白色恐怖的迫害,也曾因不实的密告坐过牢狱,在枪林弹雨丶多少次的死活之中,侥幸地延长了生命岁月。尤其来台初期,我受过警察不止百次以上的调查,谣言丶耳语丶省籍问题,以致我投宿无门,衣食无着,可以说,我在台湾也有过一段辛酸的历程。
  所幸,出家人一向有“处处无家处处家”的性格,我曾经数度环岛,走过台湾三百个乡镇;我跋涉过溪水河川,也曾在农村睡过猪舍牛房;我翻越高山竣岭,行脚过八仙山丶太平山;我也多次在南北台湾的神庙前,或农家的晒谷场上布教宣讲;我领略宝岛各地的人文风光丶自然景观。
  我曾在半夜上阿里山顶看日出,也曾徒步到日月潭,与原住民好友“毛王爷”谈心,还与他读国民小学的女儿“三公主”合影。对於阿里山丶日月潭,我也和现在的大陆人一样充满向往。
  郑成功管理的新营丶下营丶柳营丶左营丶台南赤崁楼等地方,也曾令我发思古之幽情。我留连在高雄红毛港丶花莲的海港,我站在野柳女王头的一旁,望着大海,自毫於中华文化随着海水流遍十方,可是这片大海,怎麽把我们两岸同文同种的同胞隔得这麽遥远?令人不禁感伤。
  那数十年,我在北宜丶北横丶苏花丶南回等公路留下脚印;蒋经国先生开拓中横公路,我在太鲁阁燕子口丶九曲洞,不止数十次徘徊,欣赏台湾雄伟奇妙的宝地山川,也曾为修筑这条公路的数百名殉难工作人员祭悼祝愿。我发愿将佛法的真善美,散播到宝岛的每处角落。经过汗水淋漓丶双脚踩过的每一寸土地,我与它产生了生命的连结,血脉相通,你能说我不爱台湾吗?
  回忆60多年前,在那个威权的时代,佛教在台湾并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我凭藉青少年时期对佛教建立起的虔诚信仰,不断到各乡镇丶渔港丶农村去布教,因为化世益人就是我的责任。我们敲锣打鼓地喊道:“各位台湾的父老兄弟姐妹们,咱们的佛教来啦!咱们的佛教来啦!”
  那些听到我呼声的民众,他们也无惧於蒋夫人宋美龄以异教徒身份的权威压制,都站出来跟我一起共同呼喊:“咱们的佛教来了!咱们的佛教来了!”台湾的父老兄弟,大人丶小孩鱼贯的拿着小板凳坐下来,专心听着跟随我的青年弘法队员唱歌丶讲说故事。我们跨越语言丶地域的隔阂,信仰里纯净的善美真心,彼此交融,心意相通。
  那时候,一般人都嫌台湾花不香丶鸟不语,《波茨坦宣言》记载,中日战争後,台湾归还中国,是牺牲2000多万人的生命,以血泪换取的胜利代价。因此,我怀抱一个中国人的心情热爱我们的台湾,比起满清把台湾割让给日本的无边罪恶,我更庆幸国民党光复台湾,让台湾重回中华民族的怀抱,可见政党还是有其可爱的一面。
  每逢台湾发生灾难;我都能感同身受。从1951年花莲大地震丶1959年台湾中部八七水灾丶到1999的大地震,无俱地震丶台风丶水患,我们募集物资前往救灾,希望带给苦难人民一点帮助。我们协助捐建和修复十馀所学校,供给学童营养午餐。

宗教之间互相尊重

  莫拉克八八风灾时,我在南部道场成立灾民安置所,为了尊重他们的信仰丶心中的价值,请来牧师为这许多原住民证道,并且在佛光山设置基督教会的礼拜堂。之後,也为原住民捐建了雾台丶桃源丶长治乡等八座图书馆。
  对於宗教之间,我一向主张互相尊重丶彼此包容。例如,我曾将天下文化等出版公司给我的版税,捐给花莲基督教门诺医院丶慈济医院,也鼓励信徒一起捐款协助。对天主教真福山社园区修道院的兴建,我也曾在艰难中5年分期捐献500万,聊表祝贺心意。为了支持南投阮泰贤神父的发心,我也拨出100万,响应他重建天祥教堂。屏东万銮圣母院的老修女要返回故国西班牙,听闻她缺少经费,我亲自把机票丶路费送到修道院,感谢这许多修女数十年对台湾的服务。
  为了感念台湾神道寺庙的友谊,我为妈祖创作了一首《妈祖纪念歌》,并且在佛陀纪念馆成立“中华传统宗教联合总会”。每年他们参加朝山联谊,彼此欢喜交流,都是种种的美好因缘。
  我发起百万人兴建大学,感谢前任教育部长杨朝祥丶成功大学前校长翁政义丶文学才子龚鹏程丶管理专家陈淼胜丶前教育政务次长林聪明都来担任我们佛光丶南华大学的校长。他们不嫌弃我童年失学,帮助我完成对社会教育的心愿。
  60多年来,我和我的弟子丶信徒们为台湾在世界办了5所大学丶16所佛教学院,我办了电视台丶报纸丶出版社丶中小学等。如今想来,台湾佛教能有现在的盛况,我也自觉这60多年,对台湾人心的净化和佛教的振兴,有了一点馨香的供养。也很感谢海内外各地的佛光人及认同我的朋友们,大家一起为两岸丶为世界和平努力不懈。

中华文化二十四孝

  佛光山大雄宝殿前面,有24棵挺拔的松柏,我把它们都看作是中华文化的二十四孝;我又从大陆运来比楼房还高的钟乳石丶太湖石丶晚霞石等,与先前在福建铸刻的十八罗汉,它们像磬石一般安住在佛光山;尤其,我们突破过去传统,在十八罗汉中,特地立了三尊佛教史上的女罗汉,表达我一生倡导男女平等的主张。我们建设的佛陀纪念馆,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因它而看见台湾。
  我这麽喜爱台湾,认为台湾是我的,但不能否认,我还有大陆的故居丶我的祖先丶我的师长前辈,我不能不与他们共依共存。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在江苏宜兴的祖庭大觉寺早化为草岭荒山,但那是穷苦岁月时接引我入佛的宝地,也是成长我慧命的地方。感念大陆政府鼓励我重建祖庭,现在的大觉寺超越过去旧有的建筑多倍以上,藉此,以表达对国恩家庆的回报之意
台湾2300百万人最可贵的资产,就是百姓的慷慨善良,遗憾的是,每到选举,少部份人强烈的意识形态,让台湾族群分裂,社会对立冲突,人民与政府相互抗争,选民与政党交相指责。在蓝绿的政争之下,台湾人的温和有礼,可以在一夕之间荡然无存。
  我毫不隐瞒反对台独的想法,因为我生逢乱世,一生历经北伐丶土匪横行丶军阀割据丶中日战争以及国共内战。当时生灵涂炭的苦难,时隔80年,记忆犹新,因此,对於两岸之间,我主张和平,因为战争的後果将是不堪设想。
  我终其一生,推动实践僧信平等丶男女平等丶自他丶宗教平等的行动。而对於两岸和平丶世界和平,则是我毕生的盼望。我衷心的希望,台湾不要再有人我对立的祸患,不要只有蓝绿丶没有对错是非善恶的观念。大家不妨想一想,假如没有了“中华民国”,我们的前途还能够和平安宁吗?大陆政府还会这麽优厚的待遇我们吗?为了台湾的未来,我期盼蓝绿的恶斗,媒体的扭曲报导,都能停止下来。
  经常有人说:世界最美的风景是台湾,因为人。最近又有人说世界最丑陋的地方也是台湾,因为媒体造谣说谎丶谩骂批评。为什麽短短数年,台湾从最美丽变成最丑陋了呢?所有居住在台湾的人,我们都应该深思检讨。
  许多人说台湾的崩坏,是不负责任的政客丶盲目的选民与造谣的媒体所造成,三者恶性循环,扭曲了民主的价值与法制的精神。更令人懮心的,在政治选举的操弄下去中国化,对於中华文化丶国族意识丶家族源流的漠视与遗忘,让许多人背弃自己的传统,忘失了自己的根源。就像陈之藩先生所说的,成为一株“失根的兰花”。
  这里所说的中国,是5000年中华文化孕育的历史中国丶文化中国丶全民中国,是民族血肉相连丶不能改变的中华民族。你说,我们能称作英国人吗?我们能称作德国人吗?我们能称作日本人吗?所以,坦诚地告诉大家,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是无法改变的历史事实。
  所谓“木有本,水有源”,台湾人的祖先,哪一个不是中国人呢?除了李登辉先生之外,大家都不能否认自己是中国人。现在,台湾有少数人倡议台独不肯讲中国话,主张要讲台湾话。请问台湾话是哪里的话?台湾话不是福建话吗?福建话不也是中国话吗?福建也是中国的啊!你能不讲中国的福建话吗?

以中华文化传统为荣

  在全世界,台湾是保存中华文化最完整的地方,也以中华文化的传统为荣。中华文化重视春节丶中秋节丶端午节丶清明节………你能说你不要农历春节过年吗?中秋月圆,你能说你不要家庭团聚吗?清明慎终追远,你能说你不要为祖先追思扫墓吗?在台湾,我们每一个人,从小到大接受中华文化的滋养,这是我们共同的根源,你否定它,不肯接受中华文化,难道你要做一个宇宙人间无国界丶没有根的游民吗?
  俗谚说“呷果子拜树头,吃米饭惜锄头”,曾经我见过一份资料,康熙三十五年(1696)编的《地方志》,记载当时的台湾隶属扬州管辖。我不禁欢喜,原来六十多年来我没有离开过扬州。饮水思源,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应该找出自己的根在哪里?我的父母亲在哪里出生?我的祖父母来自哪里?我的曾祖父母又来自何方?我曾亲闻习近平主席说“两岸一家亲”,我们能否认这种同根同源的事实吗?
  最近,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女士呼吁“礼失求诸野”,在我们认为,如果能“礼失求诸佛教”,更是人间美事。因为信仰必定是人类的基本权利,我希望台湾人民能够重建信仰,树立道德丶讲究慈悲丶安定身心丶人人做好事丶说好话丶存好心,用因果业报等,帮助社会次序更加稳定,祈愿人人幸福,家家平安。
  我一生爱中国丶爱台湾丶爱中华文化,我和大家过去的祖先一样,在怒海馀生中来到台湾,因此,惟愿国泰民安,别无他求。寄语台湾那许多本土派的人士,不要过於歧视外省人;居住了60多年,我不算台湾人吗?台湾会这麽狭隘吗?难道大家的祖先先辈不是渡海来台的中国人吗?
  现在,这一本赵无任的《慈悲思路·两岸出路》即将出版,我深有同感,假如两岸慈悲,共同以中华文化救台湾,还怕未来没出路吗?蓝绿两党如果也有慈悲,还怕没有友好的希望吗?在此心香一瓣,祝愿大家平安吉祥。是为序。



首页 > 菩提文库 > 文集 > 星云法师 > 星云茶园 > 正文
http://www.mybuddhist.net/cms/e/action/ShowInfo/?classid=426&id=4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