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佛教资讯网   打印

胡因梦真面目 我的半生都在各种身病与心病中度过...

采访:叶秋红 摄影:禅心  2009-04-16 04:12:47  《福报》第13期

胡因梦予许多人的印象,是复杂多变的。20岁至35岁,进入演艺圈当明星,不过是生命一小段的经验,她的人生其实比戏更精采。关於她的新闻,除了出现在娱乐版,也刊登在健康杂志、人文杂志、佛教刊物、身心灵刊物。
   
35 岁以后,胡因梦完全停止演艺工作,专事有关身心灵探索的翻译与写作,近期最引人注目的着作应是胡因梦的自传,字里行间尽对自己一层一层的揭露。这份举止,在世俗间是反行其道。当每个人都在努力掩盖、苦苦收藏、设法逃避、害怕暴露令人失望的一面;她却努力揭露,勇敢曝光。这份赤裸与坦白,自然引发各种不同的回响,有最好的形容词,也有最坏的形容词,甚至会引起大众对其一贯完美的形象大失所望。
   
然而,见到胡因梦,还是要问她:「每一个人都有所谓见不得光的阴暗一面,这一面往往会触犯传统禁忌和道德观念,甚至犯众怒,因为你把人性中的不可说不可看的一面全给抖出来了,你让很多人为你也为自己难堪,全部失去了面子。而你却说,丢下面子,才有见光的机会。但要对自己诚实,在众目睽睽下揭露自疗,这份勇气很不容易,你是如何做到呢?」
   
胡因梦听罢,微微一笑:「我想我有一些天生的特质,有些是优点有些是缺点。优点是我很坦率,缺点是我缺乏耐心,在与人沟通时,我往往为要一针见血,想把最深的问题带出来,以致言语太重、下药太重。」胡因梦外面看来忏细,说起话来却中气十足,直接了然,她哈哈笑着接下去: 「我在学习怎样让自己圆融一点。」
   
「要丢下面子、放下身段谈何容易,成功做到是否跟你那段演艺身涯有很大关系?」
   
「要磨呀!做演员的过程,不断在磨。」胡因梦说:「做演员跟我的心性很违背。我的心性很严肃,是个修行人的心性,但身在演艺圈中,没有人把你当一回事,不过是个花瓶,然后私生活都被曲解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因此自尊一直被打击、打击,打击到最就体会到创巴仁波切的一句话:羞辱就是道途上最好的战车。」
   
「所以胡因梦很早就在修忍辱波罗蜜?」
   
「真的就是这样,一直不断被羞辱,所谓的面子问题就被突破了。」胡因梦承认那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慢慢把自尊放下之后,就自由了,不会再受置于任何人的褒贬。
   
「没有再坏的话了。」
   
胡因梦笑声再响起: 「没有再坏了,能够说的已经说尽了,全说完了。」

问胡因梦,现在的体悟是不是自在?
   
她定一定并不迷糊的大眼睛,点点头:「有一部份自由。」对她而言,自由度分两种,内在心的自由她蛮早有体会,然而身体的自由,跟经络通不通有很大关系。当身体经络被堵塞时,即很难得到放松。
   
「身体对我,是更难的功课。它太具体,不舒服时没有办法把它当幻象,所以要将身体的障碍完完全全的释放掉是很细很细的一条路,它不只是本身,也受环境、每个地方的磁场,各种念头情绪能量的影响。」胡因梦的特殊之处是身体敏感到能感受到他人的磁场,有时会感觉身体酸痛,或一边身体被堵住,这时她就要设法做观想去释放。
   
「我就是对自身能量不被干扰还没办法掌握得好。」胡因梦坦然告之。
   
常闻心能转境,身体能不能由心控制呢?
   
胡因梦轻轻拧首:「没那么简单,说是说用心来转身,没那么简单。」痛还是痛。胡因梦在病痛中有太深的经验。

大病一场体悟更深   
1995年,她当了高龄产妇,剖腹生产,身体就被血循环不良、心跳过快、失眠、产后忧郁症等折磨长达三年,连美丽的脸也变了样,让胡因梦以为自己的生命已走到尽头。
   
「我在那三年里边,学会的就是怎样跟病痛共处。从中体会到,即使在那么痛苦的状态还是随时在变,看到身体的无常性,比较会与之融洽,说到完完全全不受干扰是不太可能。」胡因梦庆幸之前在灵修上所打下的基础,让她在病苦中应用得上,在身体虚弱的连静坐也难时,她只能以吉祥卧(右侧卧)静观体内的痛、痒、焦虑、恐惧等等现象。

从遍寻良医的过程,在病魔交战的路上,胡因梦最后以坦然接受、直接面对走过来。身体慢慢康复了,心灵越发澄明了,对生命也就有更深一层的了解。所以,不要以为修行了就不会生病,一样会烦恼,重要是你怎样去面对状况。

对气功颇有研究的她: 「练的是内气,又叫拙火。人体都有这个气和中脉七轮,练就一个程度即会发起来。我可以帮别人发起来,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胡因梦说。

身体的调理,可以通过各种疗法来对治,但要治标又治本,还是要治心,心灵深处需要不断的觉察、观照、净化来提升滋养。 「大病一场,帮助我了解一般人的病是怎么一回事。」从自苦中想到他苦,胡因梦说: 「我感受到身心灵整合治疗的重要。」

1998年,胡因梦开始另一份喜欢的工作,透过读书会的形式,推广身心灵整体治疗法。
   
提及身心灵,胡因梦稍为修正: 「应该是比身心灵更深入,是整合治疗,目前已引起全世界关注,这也许是21世纪未来的治疗法。其范围更广泛,遍及各宗教、各种神秘主义、各种修行方法、医疗法心理法。」

「这是以怎么方式进行?」
   
「光是宣扬一个理念是不够的,所谓身心灵即包括身理的、心理的、灵魂层面的。我多半先提醒大家调理好身体。很年轻的女孩子,就有内分泌失调、神经系统方面的问题,产生烦躁、忧郁、暴食症等等,进而影响各方面人际关系。同时也要帮助大家厘清关系互动中的一些障碍,再用一些方法建立觉察力,也应用气功,帮助大家打通经络获得知觉,如此大家的觉察细微度会增强。」

「都是你在教吗?」
「都是我在带动和指导。」
「读书会每次有多少人?」
「一个课程是十堂课,分3个月进行,每星期聚合一次,上课内容包括养生带功、个案分享、心理治疗。」
「多数人的病情在哪里?」
「女性多数是情感问题、另一半的问题、亲子的问题。很多是跟母亲的问题。」
  

六亲无缘时时随观
说起母亲,不由提及胡因梦从小与母亲的仇恨,如此强烈。
   
由於父母感情失和,父亲常年在外,带着一个女儿扶孤守节的胡妈妈,天生强悍性格加上生活上的幽怨、憎恨等积压,不知不觉的就加诸在胡因梦身上。

一个传统、权威的母亲,偏偏遇到一个开放自由的女儿,胡因梦说自己的童年一点也不快乐,最难忘有一回夜里被母亲追打而躲进竹林,对天发誓长大一定要报仇。

胡因梦忍不住又笑:「不过还好,我们母女敌对几十年,最后来得及打开心结。」
   
就在胡妈妈病逝前的一段日子,胡因梦和妈妈有了深入的谅解;也在胡因梦生病的时候,她发现母亲身上那令人憎恨的特质,自己身上也有。经过不断击撞的心,到底会宽恕、慈悲、包容、谦卑。

对心理学及人性有颇深入研究探讨的她,常常自我提醒要如何把传统的苛求、打骂、呵责、批判等教育转化成理性的沟通和尊重。

「像我女儿这一代,是骂不得的,语气重一点,就不得了。」说起女儿,胡因梦神采自然洋溢母性的柔软。

女儿多大了?

「七岁,刚刚上小学。」胡因梦的女儿生平曰多由秘书照顾。

至於如何保持亲子关系,胡因梦说她和女儿一见面就玩,不过最近是太忙了:「孩子其实很单纯,只要让她知道我心里有她,见到她时很亲密,她就会很开心。」
   
说到做妈妈的感觉,她直言直语:「我是一个属於六亲无缘的人。亲人的缘份比较薄,今生最大的目的好像是要完成一个大众的工作,心头就常常着这莫名的责任感。」
   
除了为读书会,胡因梦几乎没有停止过写书,尤其翻译工作非常耗时间。
   
她翻译的著作,都是她心仪的心灵导师之作,如克里希那穆提,和最近两本著作《恩宠与勇气》、《一味》的作者肯恩威尔伯。
   
在灵修的过程中,胡因梦曾经效法善财童子,处处参访善知识。

经过了这么多的参访学习,胡因梦本身是以哪一种方式修心呢?
   
「我没有形式,我就是一直不断的随观、随境。偶而会用咒语如百字明咒来净化浊气。」胡因梦说。

两性关系能够疗伤

「很多人都向往闭关修行,你怎么看?」

「那是一个阶段,绝对有必要。现代人的生活不断在波动,唯有闭关静下才能沉下来,内在细微的次弟才会展现。」
   
「你本身经历过这个过程吧?」
   
「我在翻译克里希那穆提的《般若之旅》、《超越时空》著作时,近一年时间我在自己的公寓,跟外界完全不往来。跟自己统一的能量,三个月就出来了。」胡因梦说来一脸的喜悦:「起心动念了了分明的清明感觉,真的就能体会到一一哗-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欢喜。」这份欢喜,在她脸上如花散开。
   
然而在深观中,胡因梦还搞不懂为何常常看到内心深处的一种内疚感,她说: 「对很多人很多事都很内疚,好像救赎是我一生必须完成的一件事,无论是寻道、求师、翻译和治疗,都觉得不只是为自己,也为其他有缘人而做。」
   
内疚的生起,同时也是仁慈的生起,胡因梦视世间为试验室,在七情六欲、爱恨情仇的大烤炉中千磨百练。世间於她,已无好坏之分,所有的经验都是经验,都是修行的资粮。因此,胡因梦希望做到内醒而不疚。身心灵的统一,从对自己诚实、仁慈开始。访问至半途,身边的吉米递她一块紫菜饭团,原来他们从外地讲课赶来,还未医肚子。

胡因梦曾说过,人生很乏味,所以才不断谈恋爱。

「你说过不断的工作不断的吃喝不断的恋爱,是对生活的一种不满和逃避。你现在在恋爱吗?」
   
胡因梦像个孩子般边咬着饭团边专心回答: 「我跟他的关系三年多了,比我以前的关系更深入一点。恋爱只是初期的一个假象,因某业力加上贺尔蒙再加上生物本能所产生的一个强大吸引力,之后就进入心理学讲的,人类在内在孩童的问题。大部份人的内在都有个孩子还没有完全成长,他因为在小时候没有得到父母充份的滋养关怀,就变成进入两性关系来完成这个滋养,互相碰触到心灵顶端的那个受过创伤的孩子,让这关系能够疗伤。两性关系的重要点,是让真正心灵层面共同成长。」

「那要碰到对人的才有机会成长,遇上不对就没有可能了?」

「要互相修理、修补、修正。」

有人会说,既然与人相处如此多麻烦,能不能避开人群而独修呢?

胡因梦不假思索「不可能!人就是我们的镜子。」

「爱情是假相。我对永恒没有要求,只是体悟。」
   
体悟每一个生命过程,不管是喜是悲是苦是乐是美是丑。「好坏共处好修行,人的存在最重要的一件,就是进行这一生一世的自我探险。」胡因梦回溯自己这半生:「要是没有先天的叛逆性和质疑探索的勇气,可能早在父母的心病和众人的褒贬下,丧失了健全的神智,陷入自怜、自欺或自毁。」

一个心中有恨的小孩、一个叛逆好奇的少女、一个千变万化的演员、一段段爱的试练、一层层心灵的探索、一步步的寻访明师、一次次的面对死亡、一回回的痛苦脱落......,胡因梦无畏无惧的拥抱,摆脱虚伪和心理障碍,与你分享本来真面目的自由自在。访问超过了预算时间,直至壹周刊的记者出现,我们忙端起未喝完的茶,握手告别。



首页 > 菩提文库 > 佛教故事 > 居士事迹 > 正文
http://www.mybuddhist.net/cms/e/action/ShowInfo/?classid=50&id=3451